猪头肉:皮脱肉化,香喷喷五味俱全

猪头肉,从前上不了大雅之堂的,多是隐藏在市井,好肉之人顺手买了半斤八两,带回家中独自品享。出现在宴请餐桌也是近些年的事,而且起了好听的新名字——“有头有脸”,听说贵客还会被敬上猪眼,叫做“高看一眼”,想想也吓人,好在自己从来不是贵客。

《金瓶*》中西门庆家的厨娘宋蕙莲从她的前夫蒋聪那里学得了一手好厨艺,最拿手的烹调绝活是烧猪头,“于是起到大厨灶里,舀了一锅水,把那猪首蹄子剃刷干净,只用的一根长柴禾安在灶内,用一大碗油酱,并茴香大料,拌的停当,上下锡古子扣定。那消一个时辰,把个猪头烧的皮脱肉化,香喷喷五味俱全。”想必大官人的胃叫那厨娘捉住,所以爱她。 继续阅读“猪头肉:皮脱肉化,香喷喷五味俱全”

小撒,你怎么看?

大部分文字看不懂啥意思,但是可以看到许多名女人的名字和这个男人放在一起。
剩下的只能靠想象,小撒,你怎么看?

IMG_6403

一年之计也在秋

天凉矣,秋至也,家有花草,有枯有荣。
叶肉植物早已流行,幼时野地常见之物,何必破费真金白银,爬山的时候顺道挖些回来。
大约是习惯艰苦的天地,采来一大三小,几日后便只剩两小,其余枯萎夭折,甚是惋惜。
生命的力量总是会被低估,枯萎的那盆再未理会,今日突然发现长出新芽,欢喜万分,喷水浇灌,留影纪念。
阳台上发芽的还不知道它自己,一一留念,一派生机——一年之计也在秋,像去年的西红柿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