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

会堂看演出,早到恰好转转别人的母校,大学好,年轻好,曾经先生亦漫步,只是时不同……

陕西省博物馆

江北之游,还漏一餐未叙完全,拖至今日,又有兴致。 十月五日,归期已至。一人早起闲游,入个园,转花局里,人少心闲,正可寻古城的美。 到扬州,早茶才是不能错过,诸多名优茶社,独选富春,却遇封路,只因旺季火…

继续阅读

第一次吃糖醋里脊,是何时?还记否?是不是坐在学校门口简陋小饭店,虽拮据,还大方宴请来访同学。又或者,坐在小桌对面被招待的你,夹一块入口,感叹竟有如此美味,就了米饭,再拌些鱼香肉丝进去,拨两大口进嘴,油…

继续阅读

秋风起,冻得不敢出门。 夏天一起跑,眼看伙计们自在, 几月不碰球,心急, 闻跟腱断的噩耗, 我们又老一些, 还断不了瞎跑的念。 总说没时间, 球场却可相望, 我有我伙计,说土话, 听不得南腔北调, 怕…

继续阅读

再上路,终要往那最后一站——扬州。省道国道一路畅通,慢行好,正可细细看风光。先入新城,楼高路阔,又不失古城之风情,过运河,入老城,韵味渐浓,心仪已久,初见面却如重逢,心起涟漪。

住处位置佳,放了行囊便出门,十分八分到东关街——又是人群,既已来,硬挤入,还有肚子要安抚。打探“粗茶淡饭”店,保安善意相告:“至少排一个小时的队,还是别去。”无奈寻他处,沿街闲逛,顺路就餐。才行几步,见“赖氏四喜汤圆”招牌,游伴提醒:此店攻略亦推荐。桌已满,排队人群却不可怕,于是分兵——候桌、排队点餐。位子终等到,汤圆也上桌,四喜汤圆个头大,似乎没了南方人的一向风格,各分几枚入肚,也是有咸有甜,人声鼎沸,只觉顺口,却无心细品,又上牛肉汤和鸭血粉丝汤各一大碗。鸭血粉丝汤,南京品过正宗,味美可口,此店此汤却过粗糙,恐是这时候人多嘴杂,乱了厨师的心绪,放多了调料,少加了火候,料味浓,压住了汤的鲜,谁教此时凑热闹?

继续阅读

且吃且行,溱湖是行前唯一确定目的景点,只是未入景区已是车流如织,便知失了旅行之意义。自然之美,解黏去缚,静观景致,闻鸟鸣虫唱,心享“复得返自然”之快感,“必静必清,无劳汝形,无摇汝精”……无奈十步之内…

继续阅读

别了盐城,再上路,直奔泰州府,一路通畅。有人念着昨夜打包带回的螺丝,想那鲜辣之味在舌根处萦绕,还不忍咽下口水将最后的回味冲走,就这样一面回味着,一面期盼着,盼着泰州的盛馔晚宴。路途不远,路上时候也够做…

继续阅读

胸無點墨,偏要掛些字畫,裝讀書模樣。求了般書人師傅,辛苦一夏,贈與我等俗人墨寶數張,如得了寶貝。單寫不可,遇了行草,還得勞煩師傅教認字。學習學習,加油加油……

歸園田居·其一
陶淵明《歸園田居·其一》:少無適俗韻,性本愛丘山。誤落塵網中,一去三十年。羈鳥戀舊林,池魚思故淵。開荒南野際,守拙歸園田。方宅十餘畝,草屋八九間。榆柳蔭後簷,桃李羅堂前。曖曖遠人村,依依墟裏煙。狗吠深巷中,雞鳴桑樹顛。戶庭無塵雜,虛室有餘閑。久在樊籠裏,複得返自然。

天崖
天崖——“觀夫懸針垂露之異,奔雷墜石之奇,鴻飛獸駭之資,鸞舞蛇驚之態,絕岸頹峰之勢,臨危據槁之形;或重若崩雲,或輕如蟬翼;導之則泉注,頓之則山安;纖纖乎似初月之出天涯,落落乎猶眾星之列河漢;”(唐·孫過庭《書譜》)

继续阅读

游江北,路过盐城,不可白来,总得寻了些好饭品品。

奔驰四五小时,入住酒店已是半夜,省了晚饭念着夜宵,安顿了老婆孩子,叫着男人去打探美味。旁人指了美食街,深更半夜居然还是热闹,入一小店,多是江淮家常菜,点了砂锅淡水鱼和辣炒螺丝,吃着过瘾,却总觉少特色。回头恶补功课,原来还有“盐城八大碗”这道大菜,互相告知,只待来日。

盐城一水街,依古仿古,翌日闲逛,午间饭点寻一饭馆,挂“盐城八大碗”招牌,店内满桌,门口有食客候着,以吃客多年之经验,此店必是正宗,可吃!于是忍了饿,也在门口候桌,与左右本地食客交头接耳,哪菜好吃便心中有数。

盐城人吃菜喜欢半汤半菜。所谓盐城八大碗,就是二十年代起盐城人家里办事情,过生日、婚丧嫁娶、请人割稻栽秧、挑担挖沟等等,招待客人的八道菜。盐城各地又有区别,此店这八道菜:农家烩膘、红烧糯米肉圆、萝卜烧淡菜、芋头虾米羹、大鸡抱小鸡、特色涨蛋糕、家常红烧肉、红烧双鲫鱼。

八大碗的量两家人消化不了,点了别人推荐的大鸡抱小鸡和红烧糯米肉圆,加个辣炒河虾和干丝,菜齐。坚持到空出位子,也吊足了胃口,免了酒水,就了米饭,美味的菜马上见底……肉圆够味,无平常肉丸那么腻,最下饭,似乎没尝到糯米的存在……河虾的鲜美一点不输海虾,掐头去尾,便可直接带皮嚼着咽下,说是辣炒,辣味亦是刚刚能尝到,并不能夺了河鲜的本味……干丝和鸡肉也是鲜淡,正合了本人一向做菜风格,恐是习惯了重口味的食客会觉无味,能品了淡味的舌尖才未退化……整十年,再过盐城,不枉此行!

继续阅读

24/26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