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昌游记

我们在苏州城游荡的时候,钦哥携夫人去了绍兴的新昌,探亲加游览。钦哥的图文并茂,照片是普通的数码拍摄的,效果自然一般,文字却很用心。

来到了新昌,来到了大佛寺。
新昌县古称剡(Shàn)东,又名南明,在绍兴市管辖区,位于浙江省东部。唐代以前属剡县,五代后梁开平二年(908年)建县。
在去新昌之前,竟然好几次都记不住它的名字,去的路上却被它的景色迷住。新昌地处山区,群山围绕,有江水穿过,可谓临江而建。
到达新昌已经傍晚,一路走来,太阳由东往西,留下一片晚霞。出了收费站,在路口看了看这座小城,与自己家乡比起来还显紧凑。自忖,江南也有这样的小城,城建一般般嘛。
晚上,和当地人闲聊却大吃一惊,这里竟然有自己的银行,名曰:新昌银行。引起好奇,上百度一搜,更是让我有了新的认识。小小的新昌城,有五家上市公司:002050(三花股份)、 002085(万丰奥威)、600216(浙江医药)、002001(新和成)、002020(京新药业)。经济上,不能拿自己的家乡比。那就说说家乡的土特产,好比是:海青的绿茶。吃完晚饭,出小区门溜达,不远处有一牌子,上面书写:中国名茶之乡。我顿时无语。
还是明天看看当地人引以为豪的:大佛寺。
大佛寺位于浙江省新昌县城西南,在南明山与石城山之间的山谷之中。寺始建于东晋永和年间(345—350),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。这么讲历史大多没有感性认识,换种说法,当时佛教传入中国不过150年,就有多为高僧来到此地研究、传播佛法,并由此在浙东一带出现了中国佛教史上的“六家七宗”。
现在的大佛寺正门前还有很长一段铺垫,有木化石林、巨大的寿字、人造的恐龙展、卧佛殿等。

一路往上走就到了大佛寺的山门。当然如果这一路你不想走,可以坐电瓶车,一位三元。可以从公园门口拉到山门前的广场。

过了山门,映入眼前的就是放生池。

一块天然的石头上,书写有力的三个大字:放生池。这三个字据说是钱思廉所书,而这位钱先生的来头竟不可知。放生池南面岩壁“南无阿弥陀佛”为弘一法师手迹。

山抱水势的这处池塘,宁静的湖面倒影着远处的青山,放养了多少生灵,寄托了多少善男信女的信仰,已不可知。而我在这处池塘边,心情的宁静与安逸,却有了涤荡尘世污垢的感觉。放生池,放走的是生灵,留下的是宁静。让人想起那位曾经的僧护和尚,因在仙髻岩的崖壁上看到了佛光,就发誓要在此岩雕刻巨型弥勒佛大像。虽在有生之年只造成面幞,临终前仍发大誓愿“来生再造成此佛”。经过后来人的努力有了新昌的大佛。想来这位和尚也面对过这片池水,也许正是这片池水让他有了坚定下去的信心。诸葛先生说,淡泊明志、宁静致远。现代人的我们需要的不正是这份淡泊和宁静吗?
在同游人的坚持下,我们没有直接去大佛寺的大雄宝殿。而继续前行,到达般若谷。只听名字,就让人想起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。 般若(拼音:bō rě ),佛教词语,亦作“波若”、“钵罗若”等,全称“般若波罗蜜多”,意为智慧。我们可以称这座谷为“智慧谷”。
谷前是一座以谷为背景的白色立柱,柱上刻有《心经》全文。进的谷来,唯一一组金色雕刻就是佛祖出生的景象。据说,佛祖释伽摩尼出生时,就在地上走了7步,然后,一手指天、一手指地说:“天上地下,惟我独尊”。这组雕刻表现的就是当时的情景,历史不可再现,是否出现过也会有人疑惑。而佛教作为世界的四大宗教之一,至今却仍是生机勃勃。黑格尔说,存在即合理。仅仅看看能工巧匠们的付出,就能体会信仰者的赤诚。也许正如信徒们所说,信则有。这是除却物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,不信你就觉不到,去不了。

“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以水为喻,在佛祖降生的那一天起,禅意就来到世间,源远流长。这智慧谷的瀑布名曰“禅源”,岂不是名符其实了。
从进谷的门来,出谷而去,可谓圆满。而这刻着心经的白色立柱却有了不同的风景,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。从这里看心经,映衬与蓝天、绿树间,白色的立柱仿佛隐入天地间,只留下立柱上的经文。“无智亦无得,以无所得故……心无挂碍,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……”经文清晰可见。妇孺皆知的一句:“色即是空”就是出自这篇经文。心经在强调“无”,而却又会“得到”,得到的是一种心境,一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心境。这不是一种空,更是一种充实,一种信徒们渴望达到的境界。

回转头去,怀着诚心去参拜大佛寺的大佛。穿过一个树木繁茂的回廊,大佛寺的大雄宝殿就在面前。听导游讲,进佛寺要走右边,取保佑之意。而我自己心思,我们的交通法规不就规定“靠右边走”吗?看来,传统在这里形成。

大佛寺来了,大佛也拜了三拜。迈出大雄宝殿看到了一个茶叶店,而店就在菩萨殿的旁边,与大雄宝殿一个院落。这可不能错过,店子正门悬一匾额,上面书写“茶禅一味”。进了店子,一口井竟在堂中。据店老板讲,这里就是新昌“大佛龙井”所在,古井有千年历史。西湖有龙井,众所周知。而在新昌,就在这店里,龙井一样有名。茶叶名字是金庸题词,味道暂且不论,就冲这禅意,也要捎上些。

七里山塘

苏州有几条街是必须去的:平江路、观前街、山塘街。观前繁华现代,跟许多城市里的商业中心没什么太多区别。平江更临近苏州人的生活,有看来气派的大宅、有低矮古朴的民居,也有小店和茶楼。山塘则又是另一番景象,短短数里,商铺林立,却有保留着古时的味道,百年老店、评弹茶楼、工艺民俗,应有尽有。如此丰富,让我们不得不多逛几圈,最后数数前后走了六七趟,七里被走成了几十里。

留下,留园

留,看似简单却不容易,谁留得住谁,谁又能留得住我们。去到苏州才会看到自己的浅薄和无知,文人大师的意境,吾等凡夫俗子怎能领悟?只是附庸风雅,只是装腔作势罢了。有友人提示:去了拙政园其他园子就没有看的必要,一回事!当面没有反驳却不苟同。留园,细细体会,名字怎么如此伤感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淡泊,疏朗

拙政园,很容易理解的字面,却能体味主人的无奈和淡定,如给吾一大宅,吾就起名“拙情堂”,一样淡泊、疏朗。
第二次游拙政,票价翻了一番,攒动人头也有增长,亭台楼阁被人山人海淹没,园林的幽静无从体味,想拍一张没有人头的照片,只能把镜头对准天空和屋檐,还好,总有些美丽无法掩盖,置身其中,思前想后,感叹精妙,那几日,快乐幸福在身边,其实很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