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行朝圣之旅(十)——归程小结

8月25日一早踏上归程,出日喀则,沿北线东进,恰又伴了雅鲁藏布江,拉日铁路也是同行。
刚上路,唐师傅指一山头:那就是天葬台。清晨幽静,抬头望山顶,见平台小屋,未见其他。天葬之事早有耳闻,如今对面,却无亲见之心,一来场面之揪心,不是我等常人可以忍受,二来天葬神圣私密,原本旁人观看为禁忌,无论生者逝者,总得留些敬畏,不可由了自我好奇无知,污了虔诚之心。一路西行,读书、听闻,关于天葬、水葬知了些许,汉人到此常不能解,多做了笑谈,又或不肖——涉及生死,常人如井蛙,习惯自我,轻率造次,孰是孰非?高深课题,还是谨言慎行,可不信、不可不敬,于己于人,皆佳。


拉日铁路

河畔山谷风光已是平淡,中午到达机场,与唐师傅话别,待有来日。拉萨机场蕞尔如小站,旅游旺季人却接踵,提前到达才寻了座位,又遇晚点,只得耐住性子。


继续阅读“西行朝圣之旅(十)——归程小结”

西行朝圣之旅(九)——西游圆满

8月24日
美美一觉醒来四人都没了前一日的疲惫,好友也早早前来,居然又准备路上点心零食,前几日每天还有水果送来,周到细致、无微不至,怎能不感激涕零?这日赴日喀则,翌日由那直接去拉萨贡嘎机场,就此返回了,不再进拉萨市区,便要此时与好友话别,此次入藏其实全都仰仗兄弟,吃住行安排规划妥当,又宴请又备物,事无巨细,感激不已,临时分别,相约他日家乡再聚。

刚到拉萨时,拉萨至日喀则的火车正好开通,路上还在庆幸,如此前往日喀则省时省力,两个多小时便到,可拉萨的兄弟说,坐火车去你们将错过一路的美景。还是听取他的建议——乘汽车前往。拉萨到日喀则的公路有两条,一条较新的北线,路途较短,公路沿雅鲁藏布江而修,沿途景色较平淡;另一条南线较长,沿途地貌丰富,美景也多。我们按计划,南线去、北线回。网上有攻略说,两条线路中间部分多是碎石土路,路况不佳,可能是之前状况,此次来回一路走完,皆是柏油公路,路面状况还是不错。

出拉萨市区过拉萨河,有段去机场的高速公路可走,也是西藏境内唯一一条高速公路。多日山间河畔颠簸,突然高速驰骋反倒有些不适应。过了拉萨贡嘎机场重回两车道河畔小路,这个方向几乎看不到其他车辆,若不是限速,竟可以自由奔驰。车沿河而前,河面宽阔,好多树没在水里,有些叶子泛黄,唐师傅说,九月份过了雨季水就清了,蓝色,叶子黄了,那时最美。


此段路,一面河一面山,山有绘天梯、六字真言,河畔偶有水葬,天梯意为逝者登天。

路离了河,开始爬山,同是爬山,山路各异,此段公路迤逦曲折,一面山,一面崖,前车在头上,后车在脚下,车到半山扎进雾气里,唐师傅说,这叫“面条路”,上面就是岗巴拉山。我们哪见过如此险路,只顾抓紧把手、提心吊胆去了,爬至山顶这心才落下,赶紧下车“唱歌”定神,山谷中有翱翔雄鹰。无限风光在险峰,刚过了山口云就散了,羊卓雍错湖之美瞬间惊呆所有人——那卧在群山中的一片蓝,果然如女神。跳下车,尽情欣赏这超乎想象的美景,前一日纳木错的遗憾在这一刻终得补偿。羊湖亦为藏人之圣湖,据说可帮助寻找DA赖喇嘛的转世灵童。驱车下山,近了圣湖,触摸清凉湖水,在尼玛堆放上自己的那块石头……水面鸟儿安闲游弋,湖边牛羊悠然食草,人伫立湖旁都不忍出声,怕惊了这宁静之景。绕湖而行,车走车停,唐师傅总能找到最佳观景地……虽有美景,也需冷静,羊湖海拔4400米,且行且慢赏……


盘山路


圣湖——羊卓雍错湖

绕过羊湖,路入山谷,两面高山耸立,再前行,雪山相连,再翻一山,很快看到卡若拉冰川,云雾总喜与冰雪为伴,冰川顶部还在云中,露出的下部则如奔腾江山瞬间停滞,阳光照耀下夺目刺眼,相机拍照总是曝光过度。冰川壮丽便有来客,《红河谷》等影片曾来此取景,唐师傅说,为拍场景当时曾炸冰川,退化冰川难再恢复——不禁唏嘘。冰川之上便是海拨7191米乃钦康桑雪山,又是西藏四大神山之一,藏于云中不得相见。

过冰川,山谷前行,跨越4330米的斯米拉山口,又见山间一湾绿水,色如翠,原是一水库,名曰满拉水库,高原水库也可成景。再过一山,便是一马平川,到日喀则平原,下车“唱歌”,沿路走走也当徒步,平原多田地,青稞正是收割时,此地气候适宜,誉为西藏粮仓。下午2点到达江孜县城,观江孜城堡,瞻仰抗英英雄纪念碑(如时间充足,另有白居寺值得一游),吃碗拉面再上路就直奔日喀则。车辆不多的路上也是限速,时走时停。

迢迢来此日喀则,实为一寺——扎什伦布寺,扎寺不仅建筑宏伟,地位亦重要,更是历代班禅驻锡地。入寺参观已是下午六时,此时人稀,正可安静行走感悟,偶尔遇团队,顺道蹭听讲解也省了自己的银子。寺建依山,石径上行,总有喇嘛来去,或少或老,或寒暄说笑,或念念有词、诵读经文。入殿静观参拜,入强巴佛殿(强巴佛即汗传佛教中弥勒佛,形象却大不相同),拜此世界最高铜坐像佛,又入他殿,多是历代班禅灵塔,灵塔庄严,包金包银,遍镶珠宝,雕饰华美——如今灵塔有三,本可更多,其余未能逃过“文革”一劫。山顶高大展佛台亦是扎寺独有。慢行细游,出了寺门已是夜里8点,天色暗,拜了佛祖,还得酒肉。师傅带到小胖子川菜馆,再饮老拉萨啤酒,碰杯庆此游圆满。

带你入藏的几本书

《一步一如来》林聪 著

拉萨圣境旅人书一个香港人20年100次入藏30次进拉萨的朝圣历程:200张资深导游没有见过的图片,100个年轻藏人不知道的老典故。西藏三大寺方丈及八位高僧联合推荐,首部拉萨朝圣百科书。

《与西藏有缘》林聪 著

《一步一如来》姊妹篇,这是一部正确了解西藏文化及藏传佛教的好书!是一部认识真正的、活生生的西藏文化的佳作!是源自深入西藏文化者的亲身体验!本书曾入选西藏文化教材书目。

《藏地密码》何马 著

一部关于西藏的百科全书式小说,好像已经有10本了,不如从第一部读起……

《西藏生死书》索甲仁波切 著

藏传佛教生死观,当代最伟大生死学巨著,值得终生阅读的庄严之书。
希望每个人不畏惧死,也不畏惧活;
希望每个人死得安详,死亡时能够得到最有智慧、最慈悲澄明的关怀;
希望每个人透过心性和真相的彻悟,找到终极的快乐。

西行朝圣之旅(八)——圣湖纳木错

8月23日目的地专一——圣湖纳木错。

起床时候外面下小雨,昨夜豪饮,几人状态并不在最佳。吃过早饭,顺便买些纪念品,出城雨已停,不久便见了蓝天。一路北行,走来时的青藏线,风景早已熟悉,四人先后如梦,醒来却已错过念青唐古拉山口——酒多误事啊。过了山,一片开阔,铁路公路并行,平地山丘看不到一棵树,黄土乱石常见裸露,海拔一直在4000米以上,想起来时火车上临铺小学生所说:在这种活一棵树奖励一万块钱。再走到羊八井,著名的藏区温泉,纳木错一日来回,时间紧迫,未作停留继续前行。


入藏时坐的那列火车


天路

下午一点到达当雄县城,吃过午饭,离开青藏公路拐弯就朝纳木错方向去了。天气总有反复,有雨有晴。景区门口购票,四人有些迫不及待:“快到了吧?”唐师傅说,还有二十公里。入门便一路在山涧中爬坡,两面雪山,植被更少。车行着,路边山溪旁边突然出现一大群的秃鹫,藏区秃鹫因天葬出名,但来了多日一只未见,这么多同时出现连唐师傅都惊奇不已,停车观望,仔细找寻,才发现附近一具牦牛尸体,原来秃鹫无食不露面。


秃鹫

山路逶迤曲折,一直爬上5190米的那拉根山口,山口聚集大群游人,纷纷抢占有利地形,搔首弄姿,长枪短炮上阵冲杀。爬到高处,就可望到山那边的圣湖之水,此时天晴,湖水也是蔚蓝,卧于阳光下分外迷人。只是高处不胜寒,气温低、空气薄,必穿了厚的衣服才行,冲锋衣压风又防水,即是最佳选择。抢了位置留影已经不易,呼吸开始困难,还是抓紧前行,圣湖在前,上车下山直扑了过去。看似眼前,乘车还是走了好久,天好景美却也忘了身体的不适——蓝天、白云、雪山、草原、羊群……品这高原辽阔之美。

还未靠近圣湖,云又重了,偶尔飘雨。抵达湖畔,云已遮住了大部分蓝天,湖水也退去了先前那片蓝色。近前观水,湖水清澈,白色牦牛立于湖边,看着忠厚平静,只是牵牛放马之藏人已不再淳朴,无论老幼总紧密跟随推销,却非热情,更似讨要,如有不如意,或有恶语相向,此地藏民名声尤其不佳,如前往还需提防,损些钱财事小,破坏名族团结罪大——本不如此,亦不知谁之过……

纳木错海拔4718米,湖边走走也是气短,天公又不作美,美景打折,待了片刻就登车返回。刚登车雨就来了,再走居然下了冰雹,过了那根拉山口,雨又变成了雪——有雨有雪有冰雹,这高原的天太多变。回拉萨,一路阴沉,雨时下时停,四人又轮番昏睡,也没了拍照的热情……景虽美,还靠有些运气。


下雪

抵达拉萨,好友再设宴吃鱼,状态不佳,四人一致推辞,好友又是执意——无奈前往,却成难忘。好友带领,到达饭店已是夜里9点,店面并不显眼——江津鱼庄,入内却还是人声鼎沸,此时人满必不是一般小店,好友熟门熟路,与老板娘谈笑中点了佳肴,我四人早已趴在餐桌不愿动弹。等菜时闲聊,团长团员表达今日不适,翌日日喀则之行也是担忧,甚至预想放弃,改为拉萨闲游,好友自然理解,却也极力建议前往:日喀则方向一路美景游过,西藏之行便不会留下遗憾,难得前来,还是看看为好。商议几轮,待到来日依状态再定。此时鱼已上桌,满满一盆,辣椒胡椒漂浮于面,辣椒榨香溢满房间,虽是劳累,见了美食也不再萎靡,好友则忙于介绍:这叫梭边鱼,咱们家那并不常见。首次吃到此鱼,四人纷纷惊叹,团长更是称赞这是吃过的最好吃的淡水鱼了……高原多美味,嘴也不虚此行。饱餐过后,众人状态居然见好,于是决定,明日照旧,前往日喀则。

西行朝圣之旅(七)——拉萨朝圣

8月22日
一早好友带领吃天津小笼包,味道不错。好友工作需忙,送至罗布林卡,又是指点嘱咐,细心规划时间、交通才离去。此次西行安排其实紧张,拉萨本应有两日的计划,被迫压缩为一天,一日游四点——一早赶到罗布林卡,然后粗略参观对面的西藏博物馆,午饭吃碗面条就直奔大昭寺,再赴布达拉宫。

罗布林卡是历代DA赖喇嘛的夏宫,也就是夏天办公说法之地,相当于北京颐和园,冬天则住布达拉宫。来此之前虽做了些功课,仍未记住名字,游览之后才留名在心。我们九点开门入园,千里之外居然还有老乡在此供职。刚开门,游人稀少,请了藏族男士导游解说,正可方便游览。各宫各殿普遍不大,却气氛庄重,入内便心沉,户外则有池有树,有鸟有花,如此美宫,它如今的主人却宁愿漂泊在外。导游讲解语速适中、用心仔细,一宫一殿、一佛一物详细介绍,心无旁骛又见其虔诚佛心。过几日就是藏族盛大雪顿节,要在山上晒巨大唐卡,各地藏民前来朝拜,罗布林卡也是搭台备戏忙于准备。

西藏博物馆与罗布林卡只隔一路,过了安检免费参观。博物馆里集中了诸多好东西,瓶瓶罐罐还得静心来看,无奈我们时间紧迫,只得挑些重点走马观花。饭后赶往大昭寺却不好打车,索性跳上公交,到站再步行十几分钟也就顺利到达。

大昭寺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至高无上,有“先有大昭寺,后有拉萨城”之说,拉萨城围绕大昭寺建造,各地藏民磕头朝拜的最终目的地也就是这里,而非布达拉宫,寺前、周边便可见磕长头之虔诚信徒。大昭寺总体面积不大,寺内却香火缭绕不断,酥油灯常明,参观后眼睛多会有些不适。西藏所有寺庙的宫殿内部不允许拍照(部分地方可以付费拍照,但是价格颇高),不可戴帽子和墨镜入内。大昭寺殿内光线昏暗,四周供奉诸多菩萨、法王……最重要是那尊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,平常难以近前参拜,全世界仅三尊佛祖等身像,据说唯有此尊未受破坏。(8岁等身像供奉于拉萨小昭寺,文革期间遭红卫兵毒手,25岁等身像在印度,曾遭水浸泡。)随导游绕行参观,“一步一如来”,一层一沉静,虽非佛门信徒,入门却也敬畏,佛不在殿、不在天,佛在自心,屈膝实则拜己,佛似尺而律行,佛如标而指向,行善积德,严于律己,或寺或庙,实则予己理由、予己地方,如可修身养性,何处非殿堂?一路行,观之闻之,思之悟之……佛祖高深,参些皮毛也当收获。大昭寺参观结束可达三层顶部,顶部金碧辉煌,又可远眺布达拉宫。

布达拉宫最高最大、名声也响,到拉萨必到布宫,只是在这旅行旺季想要顺利参观却是不易,神殿早已不堪重负,于是定了每日进出的人数(有每日850人和2000人两种说法),若要进入必先预约,预约券上严格限制进出时间,有了此券方可得以进入内部购得正式门票。预约劵原本无需付钱,旺季游客集中到来时就成了香饽饽,一票难求,运气好的可花五六百块从黄牛手中搞定一张(只是预约劵的价钱哟,门票还需再付200元),运气差就只能仰视一下布达拉的雄伟外观了(跟团前往可能旅行社一并搞定,不必为此担忧了)。我等属于运气好命也好,有长期驻扎拉萨的亲密朋友帮忙,提前搞来四张,才得以顺利进入。

预约劵上定了下午四点,好友反复叮咛一定提前到达,三点未到出大昭寺跳上人力三轮。布宫层层设防,安检严格,辗转入内,近了山前却要排队等候,队伍逶迤前行,依点放行。过了几关,却还要沿台阶爬上那山才可入了正殿,山虽不高,人在高原不敢大意,小心慢行也是气喘吁吁,据说有登上而不能返回的人。停步休憩,拉萨城已尽收眼底。

布宫原是DA赖喇嘛办公生活之地,供佛藏经,屹立1000多年,内部多为土木结构,外观雄伟,内部却不宽阔,如想看出门道还得紧跟导游听其讲解,爬上爬下更得小心挪步。挪步前行又不让停留,快走几步有牌警示——“不得随地丢钱”!我等穷人看了怎么想?布宫之大早就没了诵经学习的喇嘛,留下的除了烧香供佛大概主要工作就是扫钱了,各色纸币遍地皆是,人家都不让乱丢了,可是既然从平原爬到高原,从平地爬到宫里,谁又不表示一下呢?于是过道了就堆满了一麻袋一麻袋的钱——其实人家不缺钱,布宫里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,那每一尊佛塔和灵塔都是黄金打造,少则几百公斤多则几千公斤的,镶嵌其上的宝石、珍珠等都是硕大,价值不可想象——在这谈钱就俗了,我们虔诚拜佛,目中并无钱财,心中想想而已……布宫十三层,上下不易,多处已年久失修,据推测近几年可能关闭对外开放(大昭寺也是相同情况),依此来讲入藏还需趁早,更有全球气候变化、人类活动对自然风光的破坏,冰川和植被已大不如前,旅游的过度开发也是难免,大批旅游者涌入,路边、河流中留下垃圾随处可见——如果真爱西藏,其实最好别去……

边看边听,布宫虽大,却没了大昭寺和罗布林卡给的震撼,或许爬上爬下、人多钱多,带走了本应平静的悟心,又或许与导游有关,大昭寺和罗布林卡的导游费用不高(100元/位),自己花钱请来,解说相对系统、详细,特别是罗布林卡的藏族导游。布宫导游也许因要爬山,又可能是占了名气的光,要价500元,没舍得,只一路随他人团队中导游蹭听(去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也用此法),而这些导游一般来自四川,普通话实在不敢恭维,水平也不能跟常年驻扎在一处的师傅相比,听来效果也就差强人意……

晚上好友约来老乡相聚,出了布宫时间已是渐晚,八廓街的闲逛只得舍弃,遗憾。抓了小空找邮局,寄些明信片回去给友人,这年头平邮不保险,况且高原,收到就是幸运……

总有人问些价格花费的问题,不如在此做个大体罗列(一人费用)。

交通费用:
青岛至西宁火车票(卧铺):462元
西宁至拉萨火车票(卧铺):497元
拉萨至成都机票:1588元
成都至青岛机票:1192元
租车费用市场价6元/公里,来回四地差不多得跑2500公里,平均每人3750左右。(司机师傅的吃住还需负责。)
交通费用总共6000元左右,属于主要支出。

门票:
卡定沟:20元、大峡谷:315元,
布达拉宫:200元、罗布林卡:70元、大昭寺:85元,
纳木错:120元、扎什伦布寺:85元,
门票花费总共900元左右,去日喀则路上还有些门票本需要购买,司机师傅巧妙避开了。

吃住:
正餐费用人均差不多需要五十左右,住宿标准则看自身经济情况和要求,每天人均100元左右的住宿费用应该合适,按七八天算来,食宿总共花费1500左右。

再加些额外的不确定支出,人均花费基本接近1万块。具体行程、日期不同价格也有浮动,仅供参考。

注:DA赖敲汉字被屏蔽。

西行朝圣之旅(六)——回到拉萨

行程还未过半全团已被美景与美味折服,纷纷感慨此行之必要超值,按捺不住兴奋,照片早早分享到朋友圈,其实最神圣的地方还未亲近,心灵的净化还需前行。

第六日(8月21日),从八一镇沿318国道原路返回拉萨。原本规划这一日还可去到巴松错湖游览,巴松错是藏传佛教中宁玛派(红教)的神湖和圣地,也是有名的户外运动天堂,时间充足必不可错过。只是回到拉萨需一整日,去往巴松错又偏离318接近40公里,仔细算来时间太过紧张,再者后面行程还有两处湖色可观,于是一致同意放弃巴松错,放松心情,慢慢赶路就好。

没有了游览的计划,总算可以舒服睡到自然醒,起床户外散步也不耽误。早市附近吃早餐,马路两旁小贩叫卖特产,几个松茸摊位恰好对面,吃饱便去闲看——《舌尖上的中国》里介绍到的第一道美味,送到北上广高档饭馆里要几千块一份的珍馐,在这原产地只要四五十块一斤,可惜此物不易保存,无法带回分享,好在前日的石锅鸡里已尝鲜,无遗憾。唐师傅买了五六斤,说是带回拉萨晒干享用,急忙咨询:我们买些干的带回如何?师傅经验丰富,切片晒干恐难分真假,也就作罢。载着五六斤松茸回拉萨,一路满车都是这菌类的香气味道……

不紧不慢的行,偶尔下车“唱歌”,顺道从雅鲁藏布江里捡些鹅卵石,高原地下多是卵石,大小各异,土层下、河道里满地皆是,藏民就地取材用来垒墙盖房。

中午饭点到工布江达县城,找一小店吃饭。店内墙上多是照片和驴友留言,等菜工夫浏览,颇有意思,有等三日不见南迦巴瓦、有恋爱蜜月许愿……吃饭时邻桌有出家师傅,看着像是前一日大峡谷偶遇过,团长上前寒暄,果然有缘,原是五台山的师傅千里来相会,临别还有礼品相赠。

没有意外与波折的旅行总不完整。顺风顺水跑来一路,那车突然罢工。下车检查,开去修理,一去一回,误了一个半小时还多,原本宽裕的时间又变紧张——庆幸放弃巴松错。每次停留也有收获,拍鸟捉虫,正好细看些小处、与路人闲聊……

再登车赶路,到拉萨已是晚上八点半后,天已大黑。好友又约了吃四川火锅,路过布达拉宫,观布宫夜景。

去到拉萨最火爆、最正宗的的火锅店——麻辣空间。原本做好吃苦准备的嘴,却品了各式的美味,朋友情回味至今。

虽是回程,景色却可不同。